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文體>>文化新聞>>正文
  • 文化新聞
古人愛蟬寓意深
2019-06-30 11:08   忻州在線·忻州日報 審核人:

□艾里香

如今正值盛夏,耳邊不時傳來蟬的叫聲,讓悶熱的天氣更加煩躁,令人如坐針氈。不過,這小小的蟬,鳴叫了可不止一天兩天了,而是整整幾千年的歷史。與我們對蟬的態度不同,古人對蟬卻是特別喜愛,并且大費心思,用珍貴的玉材塑造和崇拜。

古人認為蟬性高潔,超凡脫世。《史記·屈原賈生列傳》中說:“蟬蛻于濁穢,以浮游塵埃之外。”認為蟬在最后脫殼成為成蟲之前,一直生活在污泥濁水之中,等脫殼化為蟬時,飛到高高的樹上,只飲露水,可謂出污泥而不染,故而古人十分推崇。

從漢代以來,皆以蟬的羽化比喻人能重生。如將玉蟬放于死者口中,成語中稱作“蟬形玉含”,寓精神不死,再生復活。還把玉蟬佩于身上表示高潔。因此,玉蟬既是生人的佩飾,也是死者的葬玉。如今在漢代以來的出土文物中,常可以見到各式各樣的蟬形玉含,即使在現代的玉石中,也常能發現這類玉石。

今人討厭蟬鳴,而古人卻喜聽蟬鳴,并對其進行了深入的觀察,從蟬的不同鳴叫聲中,理解出了不同的意境。明代劉侗、于奕正《帝京景物略》中,有一段關于鳴蟬的文字:“三伏鳴者,聲躁以急,如曰伏天、伏天;入秋而涼,鳴則凄短,如曰秋涼、秋涼。取者以膠首竿承焉,驚而飛也,鳴則攸然;其粘也,鳴切切,如曰吱吱;入乎手而握之,鳴悲有求,如曰施施。”

唐代詩人虞世南從這種蟬鳴中聽出了一個人名聲的重要,他的《蟬》詩云:“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詩中包含了一個真理:立身品格高潔的人,并不需要某種外在的憑借,自能聲名遠播。這里所突出強調的是人格的美,人格的力量。唐太宗曾多次稱欣賞虞世南的“五絕”(德行、忠直、博學、文詞、書翰),而詩人筆下人格化的“蟬”,可能也帶些自我性情的抒發吧。

李商隱則聽出了惺惺相惜,由蟬的立身高潔聯想到自己的清白,由蟬之無人同情聯想自己同樣也是無同道相知,所以他在《蟬》中說:“本以高難飽,徒勞恨費聲。”宋代詞人王沂孫則聽出了悲傷,他的《齊天樂·蟬》詞稱:“病翼驚秋,枯形閱世,消得斜陽幾度?余音更苦!甚獨抱清商,頓成凄楚。”而柳永更是借寒蟬道盡了離愁別緒,他在《雨霖鈴》中稱:“寒蟬凄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古人的詠蟬詩,最著名的當屬南朝詩人王籍的《入若耶溪》:“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詩人從鳴蟬噪聲中感受出了夏之靜美,升華到了“禪境”,此時的“蟬”與“禪”達到了殊途同歸之妙。當然,古人并不都認為蟬是品德高尚的化身,唐代詩人陸龜蒙便認為蟬趨炎附勢,其《蟬》詩稱:“只憑風作使,全仰柳為都;一腹清何甚,雙翎薄更無。”

古人緣何獨愛蟬?大多數古人是在顧影自憐,以蟬自詡。在他們心中,蟬高潔得不食人間煙火,生命凄涼短暫,卻照樣奏響生命的樂章。這的確很像一些古人一生的自畫像。這恐怕也是古人愛蟬的原因吧。

(責任編輯:梁艷)

關閉窗口
  • 熱門圖片

  • 頻道熱點



    主辦單位: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

    律師提示: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0350-3336510 電子郵箱:
云南时时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