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文體>>文化新聞>>正文
  • 文化新聞
詩歌點亮心靈之燈
2019-06-30 11:09   忻州在線·忻州日報 審核人:

□程應峰

于我看來,在語言的表達上,詩歌的方式是凝煉的、純粹的。純粹的詩歌是一個人思想、生活、情感恰到好處的揉合,當這種微妙的揉合從詩人心里噴發出來,自是妙手偶得,渾然天成,沒有枝蔓和藤葉,卻可以給人想象的翅膀。這雙翅膀以特有的張力,將人類視線拓展得遼闊而深邃。

真正的詩,是一顆不愿流俗的心對自然和人類多視角的獨特思考,對世事和世情的深入洞察。真正的詩,在感性之上閃爍著理性之光,絕不會混亂和蒼白,更不會膚淺而簡單,它是韻律的流淌,哲思的凝聚,是博大豐富的人文情懷的詩意再現:滄桑或者憂患,悲憫或者感傷,愛或憎,抑或揚。總之,詩可以點亮心中的燈盞,在閃爍心靈韻律的分行文字之間,從來都是不平凡的,要么讓人怦然心動,要么叫人激情勃發。

現實的生活要以詩歌活泛地進行表現,又要拔高到美妙的高度,并非易事,它需要詩人左右逢源如水一樣流暢地串綴詩的意象。

詩歌的表現力在于它的靈動精巧,但更重要的是要在文字之間賦予經得起推敲和揣摩的思考。既要有語言的優美質地,又要飽含生活的真諦。詩人在詩性的世界里,純粹而清醒,總是永不倦怠地通過分行文字的遞進和升華,讓讀者讀出這個世界的動和靜、美和好。可以說,一個聽從內心呼喚的詩人,一定是個善于用詩心映照的光芒,照拂自己、也照拂他人的人。這樣的人,他的內心,綻放著五光十色的光輝;他的眼睛,捕捉著詩歌一樣燦然欲滴的春天。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一首詩中,能構成全詩線索、體現全詩感情基調、顯示全詩思想精髓的字或詞,就是一首詩的詩眼。詩眼是詩作的點睛傳神之筆。詩眼的獲得,需要反復推敲提煉,它或是詩人苦思冥想、絞盡腦汁所得,或是詩人靈感火花璀璨一現得到。詩眼的存在,使全詩形象鮮活,神情飛動,意味深長,引人入勝。詩眼的藝術魅力,在于它可以讓一首詩境界全出,熠熠生輝。

古詩詞中的詩眼,或是詩句中最精煉傳神的一個字;或是全篇最精彩關鍵的一個詞,這類用做詩眼的字詞,一般都具有濃厚的感情色彩。如陸游《書憤》“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鬢已先斑”中的“空”字,就流露了詩人雖然有滿腔的報國熱忱,卻到老仍報國無門的悵惘與悲憤,讀來叫人扼腕。王安石《泊船瓜洲》“春風又綠江南岸”句中的“綠”字,既生動形象地表達了江南春風和煦、百草叢生、千里江岸一片新綠的盎然之景,還在這盎然生機中,展示了詩人奉詔回京的喜悅,流露了詩人經歷罷相后雖被征召回朝,卻依然憂慮重重的情思,其高度的概括性,豐富的表現力,讓人稱道。宋祁《木蘭花》“紅杏枝頭春意鬧”一句中的“鬧”字,則以擬人手法,將杏花怒放時生機勃勃的情景,生動形象且極具情趣地展現在我們眼前。

現代詩中,詩眼依然是詩歌的靈魂,牽一發而動全身。如余光中的《鄉愁》,若能領會“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也就領悟了全詩的本義所在。詩人綠原有一首詩《給一個沒有舌頭的人》,這樣寫道:“你沒有舌頭了嗎?——不,我有。不,你有等于沒有——沒有更好,可以不……可以不講話了嗎?錯了!我能從一萬個人中間聽出你,你的沉默比虎嘯更宏亮有力。”這是一首以對話為呈現方式,來書寫人性、表達心聲的詩歌,全詩寥寥數句,一下子將一個“沒舌頭”、懶于向現實的喜怒哀樂表白不滿情感的詩人形象,刻畫得入木三分。最末兩句,獨見匠心,正是一首詩的詩眼所在。

有如綠原一樣的詩人,如果經歷過人生的種種劫難,就會變得冷靜而平和,更具有綿里藏針、話里有話、意在言外的審美情趣和語言功力。于一首詩而言,這種功力自然就落實在詩眼上了,并以質感、音樂感和韻律感凸顯出來,有如一隙陽光,瑩亮溫暖,照徹飽受人生冷寂、生活煎熬的心靈。

(責任編輯:梁艷)

關閉窗口
  • 熱門圖片

  • 頻道熱點



    主辦單位: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

    律師提示: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0350-3336510 電子郵箱:
云南时时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