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旅游>>旅游>>正文
  • 旅游
大槐樹之旅
2019-06-30 10:48   忻州在線·忻州日報 審核人:

□張俊喜

元朝末年,中華大地綿延著十多年的戰亂,農民起義的劍戟,直指元代腐敗殘暴的統治政權。統治者更為殘暴,肆意撲滅起義的烽火,戰火狼煙的席卷,自然災害的蔓延,病毒瘟疫的傳播,到處是“白骨露于野,千里無雞鳴”。最為嚴重的河北、河南、江西一代,甚而出現了荒無人跡的景象。

這時候,朱元璋經過連年征戰,終于扯開大明的旗號坐在了龍椅上。作為新的統治者,朱元璋首先考慮的是:要改變赤地千里荒無人煙的狀況,辦法就是大批移民。移民是從山西開始的,之所以從此開始,是因為山西表里山河,戰爭的擾害較少,尤其是霍山南面,地勢平坦,水源充足,安居的人們衣食無憂,人口增長很快。

據《山西移民志》記載,明洪武二十四年,山西總人口是五百六十五萬,平陽府就占了一百八十四萬,達到了百分之三十八。而并州府才八十五萬,只占總人口的百分之十七點五。

當時,明朝政府移民墾荒的原則是從窄鄉移到寬鄉,從人多田少的地方移到地廣人稀的地方。相對全國而言,山西人口密集,相對山西而言,平陽府人口密集,因而,移民的重點就在平陽府了。

至于為什么要在大槐樹下移民,當時,洪洞有座廣濟寺,建于公元628年,也就是唐貞觀二年,寺院宏大,殿宇巍峨,僧眾濟濟,香客如云,唐宋以來,這里又設有官方驛站,房屋寬廣,廊舍幽雅,常住驛官辦理四方來往的公差。廣濟寺旁有一株參天大槐樹,樹身數圍,蔭遮數畝,一條陽光道從樹蔭下通過,交通十分方便,由于古槐高大,汾河灘上的鸛鳥擇枝構巢,巢滿樹梢。若是到了冬日,葉落枝疏,黑巢滿目,甚是好看。因而,移民的地點就選在了洪洞廣濟寺。

現在,我們拂去歲月的風塵,回過頭來客觀公正地評判,移民墾荒確實是件好事,是朱元璋坐在龍椅上超越農民眼光的舉止。然而,放在當時移民對千家萬戶來說不啻一場災難,是要背井離鄉,是要家破人散。安居樂業的人們,天倫合歡的家庭,面對這突然飛來的橫禍實在難以接受。一時間家家流淚,村村哀嚎。

移民的官方公告雖然早已頒布了,卻行動遲緩,難以推進,一紙公文在墻上孤零零地嘆息著。

這次大規模的移民是如何啟動的呢?有一個說法頗具故事性,說的是,那原先的布告張貼不久,在旁邊又多了一張告示,寫道:凡不愿遷移者三日內到大槐樹下集中,愿意遷移者請在家中等候。這告示讓多少人歡欣若狂,奔走相告。大家扶老攜幼,匆匆忙忙地來了,指望來登個記,簽個名,又回去安居樂業。

據說僅三天,大槐樹下就集結了十幾萬人。突然,馬蹄踏踏,煙塵滾滾,奔來一大隊官兵,官兵很快包圍了集聚來的民眾,然后一位道貌岸然的官員公告:大明皇帝敕命,凡來大槐樹下者,一律遷走。這晴天霹靂一樣的公告,驚呆了人們,大家愣了好半天才明白過來,他們上當了,受騙了。雖然哭喊埋怨,但是一切都無濟于事了。在人們的哭喊聲中,官員開始了正常工作,登記造冊,發給憑證。每登記一人,就脫去鞋子,用刀子在兩腳小趾上劃刻記號,以防逃跑。所以至今移民后裔的小趾甲上都是兩瓣復合的。即使這樣,中途也有逃跑的,后來官府下令干脆把人們的手捆綁起來,長途行走。人們要大小便,就必須向押解的士兵告急,士兵說“行,我幫你解手”,各路押解大隊都是這樣。時間長了,便用“解手”一詞,人們又把“大便”演變為“解大手”,把“小便”演變為“解小手”。“解手”,隨著人們行走到達四面八方。現在天南海北的不少人,在講大小便時,仍然沿用著“解手”這移民用語。

還有兩個和手相關的詞匯,一是“背手”,背手也是大槐樹后裔的典型特征,因為大槐樹下移民時,為了防止其逃跑,公差就弄來繩索將移民的雙手捆綁在一起,集中挪移。人們都是被反綁著手走路,行走多日也就成了習慣,至今大槐樹的后裔還有這種習慣,背起手來走路,倒也覺得舒服。另一個是“連手”,在洪洞當地和很多地方還把朋友稱為“連手”,是因為移民外遷時手被串在一條繩子上,是手連著手,經過長途跋涉,同甘共苦,等到了目的地也成了患難見真情的朋友,一般用這個詞語來表示極其親熱的朋友,只有對很好的朋友才會用到。

移民上路了,沉甸甸上路了,淚汪汪上路了,走的時候一步三回頭,回頭看著身后的故鄉,故鄉漸漸遠了,只能看見大槐樹了,只能看見大槐樹上那高掛的老鸛窩了。所以,就流傳下來“問我祖先在何處,山西洪洞大槐樹。”這樣的民謠。

移民們走著,走的時候悲悲切切。人們從山西走向河北,走向河南,走向山東,走向江蘇,又從河南、江蘇走向更遠的福建、廣東,繼而漂洋過海去了臺灣,去了海外。

明朝洪武年間先后移民十次,永樂年間移民八次,大槐樹下的子孫遍布了神州大地,流散到五湖四海。在那里建立了新的家園,栽植出新的生機。

歲月如梭,光陰似箭,轉眼過去了多少年,經歷了多少代,但是,大槐樹下走出的子孫,一刻也沒有淡忘古老的家園,特別是同一姓氏的人,無論在何時相逢,每聚一起,說起移民的往事,都會親切地說,咱們五百年前是一家。

坐在大槐樹下思今撫昔,誰也無法否認移民的積極意義。可是,為什么積極的事情要以悲劇為起始?移民在歷史上并不鮮見,據《大槐樹情思》得知,寶島臺灣也是在明代曾經有大規模向那里移民,那次移民是由鄭芝龍組織的,鄭芝龍是鄭成功的父親,時任福建總兵,守護著東南沿海,包括臺灣在內的領域。那時的臺灣,人稀地廣,荒草滿目,而福建沿海卻人稠地少,饑民遍地。于是,鄭芝龍上報福建巡撫移民臺灣。獲得準許后,立即公示,不日就有數萬人報名,而且離家時個個歡顏,相攜前行。

同是移民,為什么反響不同,其原因在于待遇不同,鄭芝龍不僅合理組織,而且適度投資,每個人發給白銀三兩,三個人還發給耕牛一頭。移民到了臺灣,雖是自力更生,卻不是白手起家,因而,數萬人到了臺灣,大大推進了臺灣經濟和社會發展進程。相形之下,移民臺灣是不是比大槐樹下的移民要妥善一些,用當今的話說是把好事辦好,辦得合民意、得民心。

不必再去負荷歷史的沉重了,我們還是將目光投向現實。日月更迭,時序變幻,大槐樹發生了很大變化,第一代大槐樹倒了,第二代大槐樹枯萎了,第三代大槐樹又蓬勃而生。歲月過去了多少載,華夏兒女對大槐樹的癡情一點也沒有減少,反而濃情日重。在古老的大槐樹處,在祭祖堂里,來自臺灣、香港、澳門及美國、澳大利亞等地的尋根祭祖者,手捧香燭,眼含熱淚,滿懷深情地凝望,仿佛透過那繚繞的煙霧,就可以同祖先靈犀相通,親情相融。

飛越海峽的臺灣老人來到洪洞,齊刷刷跪拜在大槐樹下,流著淚說:祖先啊,我們回來了。馬來西亞的客家尋根團,沿著昔年祖先遷移的路線逆向溯源,終于風塵仆仆回到了大槐樹下,他們摟著大槐樹,激動地說:這才是我們的根,我們中華民族的根。

問我祖先在何處,山西洪洞大槐樹。去大槐樹下祭祖,去大槐樹下尋根。根,一個字將海內外華人的心緊緊連接在一起。每日每時,都有游子聚集在大槐樹下傾訴衷腸:我們同根共祖,我們戀家愛國,祖國的繁榮興旺,才是我們共同的心愿。是的,大槐樹已成為民族團結、發達強盛的希望之樹,常青之樹。

(責任編輯:梁艷)

關閉窗口
  • 熱門圖片

  • 頻道熱點



    主辦單位: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

    律師提示: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0350-3336510 電子郵箱:
云南时时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