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民俗風情>>民間藝術1>>正文
  • 民間藝術1
釘鞋師傅(小說)
2019-06-28 10:58   山西新聞網 審核人:

話說晉北一帶,早些年民間流行一種武術:鞭桿拳。拳師手持一根短棍,能將此種棍法耍出十二般招數,很是厲害。據說,功夫高超的練家子能將木棍插在地上,然后輕輕一躍,腳尖站在木棍頂端,作金雞獨立狀,此種能耐真是了得。但許多年過去了,鞭桿拳只停留在人們的記憶中,而具有此種技藝的大俠似乎早已絕跡。

“板爺”的名號由來已久。一種說法是,板爺幼年頑皮,經常被老師打板子,發小們送了一個雅號:板爺;還有一種說法是,板爺面如刀削,周圍的老街坊們都沒見他笑過,成天板著個臉,所以就獲得了“板爺”的綽號。

有人說,板爺年輕時得過真傳。一天,走到山腳下,看到一個白胡子老人,那人鶴發童顏、面含微笑,正舞動著一根六道木,一招一式頗為講究。板爺看得興致正濃,忽然平地里卷起一股風,空中落下豆大的雨點來,啪啪啪地敲打在地面上,濺起一片黃塵。只見白胡子老人揮舞著六道木,騰挪跳躍,左右奔突,將木棍使得虎虎生風。一場小雨很快過去了,板爺定睛一看,發現白胡子老人衣裳干爽,沒有一點被雨水打濕的情形。他立刻明白,今天遇到了神人、異人,于是誠懇地向白胡子老人提出請求,萬望教他幾招防身。老人也不多說,遞給他一根六道木,帶他在一棵夾竹桃前站定,然后瞬間使出三招,快如閃電,手起棍落,夾竹桃上面的水珠子頃刻落盡。

自此,板爺迷上了鞭桿拳。但要想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絕不是三天兩日就可以的。板爺沒考上大學,自然就沒有正式工作,于是,在體育南路擺起了一個釘鞋攤子,也算是有了一份養家糊口的營生。

幾十年過去了,當年的小伙子現在真的成了“板爺”,他的頭發白了、手藝熟了,成了鞋匠攤上有名的師傅,找他修鞋、釘鞋的絡繹不絕。但大伙兒都不知道,在板爺的絕活里邊,還有一項更絕的,那就是板爺已將鞭桿拳練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忽一日,板爺和幾個老伙計們像往常一樣出攤,只聽一聲尖銳的剎車,一輛跑車屁股后面冒出一串黑煙,從上面走下3個人來,一個小白臉,一個大胡子,還有一個光腦殼。3人氣勢洶洶地沖著板爺旁邊的李師傅走來,大胡子翹著滿臉的絡腮胡狠狠地丟下一只皮鞋,咬著牙使著勁兒說:“看你做的好事,好端端的名牌鞋被你釘成了一個‘狗不理’,你說怎么弄吧?”老實巴交的李師傅看見這副兇神樣兒,有點慌亂。大胡子得意地往前邁了一步,揪住李師傅領口,瘦弱的李師傅立刻就懸在了空中,大胡子伸出碗大的拳頭,張開膀子使勁摜了上來,這一記重拳下去,李師傅的牙齒估計就得搬家了。

說時遲,那時快,只聽半空中一聲炸雷:“住手!”板爺騰地一下站了起來,只見一道白光閃過,大胡子覺得鼻孔一熱,嘴巴里咸咸的,用手一摸:“我的媽呀,血、血、血……”別看大胡子長得五大三粗,但見血就暈,瞬間如一攤爛泥似的蹲在了地上。小白臉見狀,從背后抽出一把亮閃閃的匕首,二話不說,斜刺里沖將過來,板爺也不慌張,回手將六道棍兒往小白臉胳膊肘上一戳,小白臉只覺胳膊上涌起一股麻酥酥的感覺,手上立刻沒了知覺,只聽“當啷”一聲響,白晃晃的匕首掉到了馬路沿上。也是該那個光腦殼倒霉,回身從車上取下一根大棒,罵罵咧咧地走了過來:“你個死老頭,不要命啦?多管閑事,找死啊你!”“哼,敢壞老子們的好事!”還沒等他第3句話喊出來,眾人都在為板爺捏了一把汗的時候,只見板爺凌空一躍,使出霹靂神招——泰山壓頂,同時大喝一聲:“吃我一棍!”眾人瞧見板爺手持六道棍從天而降,穩穩地打在了光腦殼上,那顆白凈的腦袋立時綻開了一道口子,少頃,從那條縫隙里流出許多血來,像蚯蚓一般順著耳朵、鼻子流到了臉上、脖子上,光腦殼一路搖搖晃晃著,走到一棵楊樹下,就再也沒了力氣,他背靠著樹身哧溜一下滑到了地上,一邊還用手指著板爺慢悠悠地說:“你厲害,你是大爺,你厲害……”

(責任編輯:梁艷)

關閉窗口
  • 熱門圖片

  • 頻道熱點



    主辦單位: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

    律師提示: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0350-3336510 電子郵箱:
云南时时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