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民俗風情>>民間藝術2>>正文
  • 民間藝術2
重塑中國神話譜系
2019-06-20 12:07   山西新聞網 審核人:

編者按

殷謙,山西懷仁籍知名作家、獨立學者、文藝評論家、獨立制片人,以筆名北野聞名中國當代文壇。所著作品涵蓋多個文學和學術范疇,包括長篇小說、短篇小說、散文、雜文、隨筆、詩歌、文學評論、戲劇、哲學、歷史學等,公開發表的50部作品400萬字中有1/3是關于山西優秀傳統文化的內容。

目前,殷謙已被錄入《中國文化名人錄》《國際藝術家華人作家庫》《中國作家大辭典》,被加拿大《世界日報》《大華報》聘為專欄作家。2016年,殷謙涉足影視領域,擔任獨立導演,獨立制片人,聚焦山西人文歷史內涵拍攝電影、紀錄片等。其中,拍攝的紀錄片《懷仁往事》以大散文的形式講述了懷仁人文歷史發展,對懷仁市的文化特色、旅游景點進行了宣介;拍攝的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電影《小梅》已上映;展現教師支教故事的影片《鋼軌碑》即將開始攝制。他創作完成的百萬字神話小說《太古》耗時4年,該書取材山西,由梁曉聲作序,賈平凹題字。

作為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之一,中國神話的魅力經久不衰,自古以來一直是文學作品表現的對象。神話中蘊含初民的民族文化精神,不僅對中華民族文化形成產生了積極影響,也潛移默化地影響著社會的推進和發展。但縱觀中國神話文學作品,斷續零散,未成體系。當代知名學者、文藝評論家、山西懷仁籍知名作家殷謙以追根究底的學者精神、深厚的文言文功底和對中華傳統文化的熱愛之心,致力于重塑中國神話譜系,理清中華文化血脈。他耗時4年,在懷仁縣獨立考古發現文化層堆積遺址的基礎上,結合歷史典籍,將上古歷史傳奇色彩的部分還原為神話,最終創作出百萬字神話小說《太古》,首次實現了用文學藝術形式將支離破碎的中國上古神話人物與人類歷史發展的過程有機結合在一起,使得中國神話人物有了代系傳承的譜系。

著名作家梁曉聲親自作序,并稱贊:“中國神話是片斷的,多種故事互不關聯,單獨自成。現在殷謙試圖將中國神話故事進行格局宏大的組合,這確實需要不同尋常的勇氣。我欽佩其執著,鼓勵其實踐。”著名作家賈平凹親筆題字,評價《太古》是一部堪稱經典的當代神話小說,是一部巔峰之作,是中國的神話史詩。同時,這本書作為懷仁市在北京召開“新懷仁、新形象、新機遇”文藝精品發布會上推介的唯一圖書作品,為推動山西文旅發展提供了強大引擎,也為中國傳統文化歷史研究貢獻了山西智慧。而殷謙先生接受采訪,揭秘《太古》背后的故事,也為廣大讀者提供了文學作品研究和影視創作的底本。

筆者:為什么創作《太古》?

殷謙:基于三方面的原因。一是我對中華傳統文化的堅定自信。中華文化博大精深,上古神話作為其中之一,極具莊嚴感的特色和沉重感的特征,能充分體現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和民族品格。神話中體現出初民的人生觀和價值觀,以及初民的心理活動和精神生活等,能讓我們從中獲得經驗和智慧。二是我對山西文化的熱愛。山西遍地是文化,到處散發著歷史和人文的魅力。12年來,我不遺余力宣介山西傳統文化,公開發表的50部作品400萬字中有1/3是關于山西優秀傳統文化的內容。創作《太古》也是源于我在山西的一次獨立考古。2015年,我去懷仁采風期間,在距離鵝毛口村瓜地溝舊石器遺址兩公里外的一處斜坡土下發現了文化層堆積,并從文化層堆積中發現了100余件比較粗糙的石器。為了體現成果的嚴謹性和權威性,我將發現的石器、動物骨骼和陶片樣品送檢,經過碳十四測定,該遺址年代為距今1.05萬年至1.16萬年。基于這次考古發現,我想嘗試將上古歷史傳奇色彩的部分還原為神話,從某種意義而言,就是要創作一部中國的神話史作品,同時也讓《太古》這部神話小說具備更為科學的依據。三是基于中國神話故事的歷史現狀。縱觀中國神話,雖豐富多彩,但零零散散,相關記載散見于如《山海經》《易》《書》《詩》《淮南子》《楚辭》《列子》《莊子》等古籍中,甚至《史記》《左傳》《國語》等一些史書中也有不少神話記載。漢文古籍保存下來的神話也大都遺佚散亂,殘缺不全,荒晦難覓,有待于辨偽,一部分主要在《山海經》《淮南子》《楚辭·天問》等古籍中,而其中多有抵牾之處,未可盡據。我所著長篇小說《太古》,期望能夠在某種程度上實現茅盾先生曾有的重建中國上古神話系統的愿望,并通過文學藝術的形式重建中國傳統神話人物譜系。

筆者:您將《太古》的主要故事地放在懷仁,在創作過程是怎樣去做考量的?

殷謙:懷仁的字面意思為心懷仁德、歸服于仁德之意。上天有好生之德,因以懷仁。“懷仁”二字一語雙關,作為地名出現意義非凡。正如《太古》核心所說:“天下之事莫過于懷仁。”《禮記》中也說:“君子有禮,故物無不懷仁。”懷仁表達是一種大道至善的價值觀。所以我在這部小說中,將女媧造人之地放在了懷仁。其次,小說中女媧攜諸神下界勘察火災,就住在玉龍洞中。這是源于:《懷仁縣新志》有許多相關記載,所以我在《太古》中將女媧補天之地也放在了懷仁。

筆者:在創作《太古》的過程中存在哪些困難?

殷謙:《太古》的創作并不是僅僅從神話本身著手,而是結合人類學、民族學、社會學、考古學等相關學科的研究成果來盡力還原上古社會的原貌,因此,在創作中,我力求每一個神話故事都具有歷史性、科學性。這也是創作《太古》最大的困難。我在研究大量被神話化的上古歷史記載的同時,還研究了很多地理著作。譬如在研究《山海經》,非常復雜,隨其想象而再想象,根據多方學科還原真貌,是很難的一件事。許多參考文獻傳寫之淆訛,可信的價值存疑,因此也難以引用。

筆者:《太古》作為一部神話小說,其歷史性是如何體現的?

殷謙:以我之見,神話和歷史是兩個人為的分支,在同一文化范疇,雖然是不同的思維方式和哲學原則,盡管在華夏文明進程中,歷史的神話化和神話的歷史化在客觀表現有明顯區別,但是它們的主觀意愿和最終達到的效果卻是相同的,即縮短神話或拉長歷史,變異歷史或消減神話,不僅給我們帶來文化觀念上的變化,而且對哲學、歷史和文學等也產生了巨大影響,也為我們了解歷史文化提供了互為補角的途徑。其實,現代歷史科學也已證明,上古時期“有巢氏”和“燧人氏”的記載,說明了初民穴居生活以及運用火的舊石器時代,而“伏羲氏”和“神農氏”之記載則反映農業萌芽的中石器時代,五帝的傳說似乎是新石器時代的生活圖景。

具體到《太古》中的大部分被神話化的歷史,或被歷史化的神話,雖為虛構,但依然本著追求真正意義上的客觀性效果,并不完全是天馬行空的想象和毫無底線的編造,能夠結合歷史記載和遺跡來悉心創作一部神話小說。比如,清學者楊同桂所輯之《瀋故》記載,懷仁縣有“神穴”,據考為今懷仁縣之燕家山,《懷仁縣新志》:“東北距縣治六十里,上有燕家洞,石鐫‘燕洞賓重修’五字。又西南十里,曰金龍山……”《懷仁縣新志》又載懷仁縣有聚仙臺:“在縣西南六十里,產房村北之天羅寺。寺廢臺存,上有仙人鐵拐李腳跡拐印。”其他不勝縷舉。結合這些歷史記載的遺跡,再看小說《太古》,便可知此中神奇與上古神話并非沒有聯系。

筆者:《太古》講述了一個什么樣的故事?這部小說的特色是什么?

殷謙:《太古》主要講述的是創世大神盤古三次輪回一統三界的故事。這部小說主要有三大特點。一是千余個人物命運交織。《太古》一書中人物有1266個,其中有名有姓的862個,沒有稱謂的404個。第二是《太古》涵蓋了目前人類社會所知的全部學科。包括人類學、社會學、天文學、地理學、物理學、哲學、宗教學、醫學、易學、風水學、軍事、文化等,尤其是對玄學和道、佛學也有著一定的研究和詮釋。三是《太古》作品中涵蓋了200余首詩、詞、曲、賦、聯,均為原創。

(責任編輯:梁艷)

關閉窗口
  • 熱門圖片

  • 頻道熱點



    主辦單位: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

    律師提示: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0350-3336510 電子郵箱:
云南时时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