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民俗風情>>民間藝術2>>正文
  • 民間藝術2
宋詩里的“夾寨”之謎
2019-06-27 17:58   山西新聞網 審核人:

毛澤東手書清代嚴遂成的七律《三垂岡》,一經公開發表,在史籍里沉睡了上千年的三垂岡和夾寨之戰便隨之成為熱詞。唐末五代時的潞州,是歷史上著名的夾寨之戰發生地,但夾寨的具體位置在哪里?它的規模如何?一直以來眾說紛紜,莫衷一是,見仁見智。筆者不揣淺陋,談一點個人管見,以為商榷。

典籍中未查到夾寨的表述

筆者至今未在相關典籍中查到夾寨這一詞條的書面文字表述,百度對夾寨有所解釋:一是指隔河相對、互為犄角的營寨。《新五代史·死節傳·王彥章》載:“晉已盡有河北,以鐵索斷德勝口,筑河南、北為兩城,號‘夾寨’。”二是指環繞敵城建立的壁壘。《資治通鑒·后梁太祖開平元年》載:“思安將河北兵西上,至潞州城下,更筑重城,內以防奔突,外以拒援兵,謂之夾寨。”所謂“重城”,就是在城外又修筑了一道城。

另外還有一個解釋:《新五代史·唐神閔敬皇后劉氏傳》載:“莊宗攻梁軍於夾城,得符道昭妻侯氏,寵專諸宮,宮中謂之‘夾寨夫人。’”此例說的也是潞州夾寨之戰之事。

由此可知夾寨一詞,源出五代時期后晉與后梁爭霸時。先是后梁于前907年首次筑夾寨于潞州;之后后晉又于前920年筑夾寨于黃河得勝口。

據此,夾寨有兩個鮮明特點:一是兩軍隔河相對;二是環繞敵城而建。考察夾寨,必須滿足這兩個條件,離開此前提只能是治絲益棼。

宋詩對夾寨之戰有描述

夾寨位于潞州城西,這是共識。但詳細情況,如空間布局、具體位置等,至今沒有一致看法,所幸北宋人孫沖寫過一首《過古夾寨城》的五言排律,為我們揭開了籠罩在夾寨表面的神秘面紗,進而提供了窺探其本來面目的一把鑰匙。

孫沖,字升伯,趙州平棘人,舉進士,登甲科。授將作監丞,歷通判晉、絳、保州。改兵部郎中、直史館、知河中府,徙潞州,復為河東轉運使,遷太常少卿,擢右諫議大夫,復知潞州,遷翰林院學士。所至以強干稱。官至給事中。《宋史》有傳。孫沖生活在宋真宗年間,曾兩度主政潞州,自然對潞州之情了如指掌。他任職潞州時,古夾寨城仍基本完整,于是有感而發,寫下了《過古夾寨城》這首詩。

詩句展現了夾寨城的生動畫面。“重圍夸壁立,夾寨逞虹張。”贊嘆夾寨壁壘堅固,層層設圍,像彩虹一樣張開。“蒙沖窺女堞,鉤戟伺耐墻。”蒙沖,即艨艟,古代戰船,船體用牛皮保護。意思是在夾寨的水面上,戰船巡游,護衛著兩岸的城墻;城堞后面,軍卒手持兵器,時刻嚴陣以待。“踞峙培山峻,環圍列塹長。”夾寨雄踞大地,寨外面環列著長長的塹壕。“營基系井室,濠坎密榆桑。”夾寨內部有房舍有水井,可進行持久戰,大將苻道昭還把老婆也帶到了寨里,后來成了晉軍的戰利品。寨壁外圍則是一條挨一條密如榆桑的塹壕。“力攻須陷沒,堅拒倚金湯。”夾寨堅不可破,靠力攻是難以奏效的。難怪李克用因梁軍圍困潞州,竟死不瞑目;潞州守將李嗣昭困守城里,堅不出戰。陸地筑寨,壁壘森然,內屯重兵,水井房舍俱全;寨外是重重塹壕;水面上有戰船游弋策應,溝通南北兩寨之間的聯系,從而組成了一個嚴密的立體攻防體系,可謂萬無一失。“墨帶推才妙,班斤炫技良。”連古代建筑大師墨子和魯班對之也要自嘆不如了。夾寨規模之大,構筑之妙,功能之全,的確令人嘆為觀止!正是孫沖,使今人得以在一千年后,從他的詩里重睹早已被歲月風干了的歷史本來面目。

夾寨地名中隱藏的秘密

夾寨概況,通過孫沖的詩大致有所了解,其詩中描述的“夾寨逞虹張”到底是什么樣子?或可通過長治西郊現存的一些地名尋找到它的蛛絲馬跡。

地名往往攜帶著古代社會方方面面的遺傳密碼,不失為破解歷史謎團、還原事實真相的一個有效途徑。

夾寨之戰是中國歷史上的著名戰役,雙方正式開戰前已在潞州對峙了一年時間。由于梁軍構筑的工事較為特殊,加之戰事持續時間長,在當地留下不少遺跡,今長治西郊有多個村名就與夾寨之戰有關。

如“堠,古代瞭望敵情的土堡。”后來有人居住于此,便因堠得名,于是有了堠北莊、堠南莊、堠西莊。

再如,“寨,指防守用的柵欄;亦指舊時駐兵的營地。”廢棄后居住的人逐漸增多,便以寨名村。今長治西郊已知的與“寨”有關的村名有北寨、南寨、寨子等。由此可知,當年的夾寨,主體就在今天長治西郊距舊城十華里的南寨村和北寨村一帶,向東南一直延伸到寨子村。

根據以上線索,不妨以今長治城西南的寨子,到城西的堠南、堠北、南寨、北寨各村為點作一條連線,就形成了一個弧形結構,將潞州城西南及西面圍了個嚴嚴實實。南到寨子村,北到北寨村,彎彎曲曲十余里長,如同史籍里記載的呈“蚰蜒”狀;至于寬度,至少應在二三里以上,不然駐扎不下圍困潞州的10萬梁軍。有資料記載:“據附近暴馬村的老黨支書講,上世紀70年代大修大寨田,村民們在平整二賢莊西邊二三百米遠的那塊地時,頭斫不下去,人們細看發現那是一段延綿很長的夯土。”(詳見《百度百科·二賢莊》詞條)現在看來,這里正是夾寨經過的地方,夯土應是當年的墻基遺跡。

依據孫沖詩中的描述,兩寨之間有戰船用于水上防御。水從何來?實地考察不難發現,這道水正是發源于長治東部山區、從城東經城北再流經城西,又匯集了來自城南的其它水流,最后注入濁漳河的石子河,它正處于南寨村和北寨村之間,也與夾寨“隔河相對,互為犄角”的特征相符。

1000多年前的石子河,比之今天要大得多。我們從今天石子河附近的湛上村、蔣村一帶低洼的地勢可推知,當年的石子河曾經在此形成一大片煙波浩渺的水域。湛上村的“湛”字,如果不是姓氏,無疑是指河水清澈透明之意。

《資治通鑒·卷266》記述夾寨:“思安將河北兵西上,至潞州城下,更筑重城,內以防奔突,外以拒援兵,謂之夾寨。調山東民饋軍糧,德威日以輕騎抄之。”可見夾寨的作用一是為防止城內的敵軍逃跑,二是為抵御外來的援兵,一城而兩面兼顧。梁軍為避免晉兵頻繁騷擾,“乃自東南山口筑甬道,屬于夾寨”,以保證糧道暢通。屬,連接之意。孫沖詩中“甬道便輪饋,游兵勁絕糧。(為了押韻,兩句調換了次序)”即指此事。而甬道入口處,當位于今長治城西南角、潞州區和上黨區交界處的夾寨盡頭處的寨子村附近。

當時,潞州城里的晉軍,城南被梁軍所圍,城東有大山阻隔,城北有三垂岡“纏繞”,城西雖然地勢平坦,又有通往太原晉軍大本營的官道,但卻被彩虹一般的夾寨城圍了個密不透風,將里外隔絕。

其實,梁軍的真正目的并非一定要把守城晉軍殲滅不可,而是以大軍壓境的高壓態勢,通過長期圍困逼晉軍棄城而走或不戰而降。據史籍記載,因為潞州城墻高大堅固,很難攻克,城下也確實沒發生過大的戰事。史實也印證了這一點,《資治通鑒·卷266》載:“潞州圍守歷年,士民凍餒死者太半,市里蕭條。”

梁軍與晉軍對峙了一年,后晉王李克用去世,城外增援的晉軍撤回太原奔喪,剩下孤城一座。梁軍小看了23歲的新王李存勖,放松警惕,連崗哨都撤了。李存勖利用梁軍松懈之際,繼承王位后戴孝出征,率精銳部隊出其不意地長途奔襲,6日后直達潞州北郊黃碾鎮,連夜潛伏至三垂岡下,次日借漫天大霧掩飾突襲夾寨城,一舉擊潰梁軍,史稱夾寨之戰。

(責任編輯:梁艷)

關閉窗口
  • 熱門圖片

  • 頻道熱點



    主辦單位: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

    律師提示: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0350-3336510 電子郵箱:
云南时时彩走势